“天津味儿”大卖br国际商都“范儿”初显(图)
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09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作为年度最大的消费盛宴,刚刚落幕的“双11”犹如一面镜子,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区域经济的活力和潜力、短板与不足。今年“双11”各电商平台虽然都没派发区域交易数据,但记者还是通过几大头部平台抓取到一些重要的落地信息,并走访了线上线下多位参与者,一叶窥秋,试图从这些闪烁的光影中,捕捉到天津作为“国际消费中心城市”的底蕴和远景。

  在中国,提到跨境电商,就不能不提天津。“双11”大促,天津跨境电商综试区再迎业务高峰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11月1日至11日,天津跨境电商共计申报进口清单288.25万单,同比增长1.73%,进口销售额达5.58亿元,同比增长1.45%。其中,“双11”当天申报进口清单73.42万单,实现进口销售额1.53亿元。商品主要来自70余个国家和地区,其中原产自日本、韩国、澳大利亚和美国的最多。在这里,既能买全球,也能卖全球。

  “双11”过后,保税仓迎来出货高峰。天津市相关部门开辟跨境电商专用通道,提升仓库处理能力和物流配送效率,基本实现京津冀地区全境“次日达”,华北及江浙沪核心城市48小时送达。

  坐拥海空两港,交通区位优势的天津,一直是电商巨头重点布局的城市。亚马逊、京东全球购、天猫国际、网易考拉、唯品会、小红书、苏宁等行业巨头均已在此落子。这里有菜鸟北方最大的自建跨境电商仓库──去年9月正式投用的菜鸟百世跨境空港仓,以及京东在北方地区唯一的全品类仓──京东跨境电商保税仓。“双11”期间,京东跨境仓的订单量位列全国第二。此外,一大批本地电商企业也在蓝天碧海间飞速成长。

  天津市也一直在打造跨境电商生态高地,对跨境电商的扶持力度可圈可点。目前,全市有3家跨境电商园区(分布于经开区、高新区和红桥区)被评定为市级示范园区,政府给予真金白银的支持,并在行业招商上予以倾斜。另有来自西青、东丽和武清的3个园区入选跨境电商创新试验区。此外,天津的跨境电商线下展示体验店也不少。

  自去年疫情以来,跨境电商已成为广大企业开展国际贸易的首选。发展跨境电商业务,也是各港口城市不约而同的战略抉择。此次“双11”天津跨境电商的成绩单表明,构建开放型经济新高地、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,天津有底气也不缺实力。

  今年“双11”,老字号在全网走红,新国潮备受追捧。有着良好口碑的众多天津老字号,同样圈粉无数。

  “双11”当天,天津“风味三绝”之一的狗不理包子,就香出了新境界──狗不理集团在天猫和京东一天销售额达五百多万元,其中八成是包子。不仅如此,他们在新平台上也大有收获。狗不理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上个月二十号,他们尝试着在抖音上开了一个直播间,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,不到一个月,销售额就冲到了130多万元。他们大受鼓舞之后,上周又开了一个直播间,同样叫好。这位负责人表示:“之前我们总规划再开多少家店,今后可能会更上心再开多少个直播间,而且会进一步把直播间分工细化,比如,有的直播间主播包子,有的主播酱制品,还有的主播狗不理饭馆里的菜品……后疫情时代,消费者越来越习惯于叫餐,我们也是适应市场新趋势。”

  海鸥表在今年“双11”也受到青睐。海鸥表天猫负责人董十四介绍,“双11”第一波开售,海鸥表官方直播间成交额已经接近百万,观看人次超70万。“我们从两个月前开始准备“双11”,整个直播团队还不到10个人,完全没想到能取得这个成绩。”董十四说,海鸥线下的消费者以男性居多,直播间则为他们带来了女性新用户:“我们上架直播间的产品在设计和包装上更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审美,也更适合作为礼品。这次直播间卖的最好的一个单品,是一款2000多元的男士手表,但购买者不乏女性,女孩子买来送给另一半的居多。”

  天津老美华在这个“双11”期间,推出一款老人家居的羊毛鞋,全网销售了3000双。

  在亚马逊等海外平台上,天津老字号“鸵鸟”一直备受欢迎,产品远销十余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近年来,不少天津老字号都完成了改制,体制机制更加灵活,它们大多都在紧抓数字化转型契机,向年轻态、市场化挺进。

  这个“双11”,天津市的街镇销售榜单上,一个名叫崔黄口的小镇脱颖而出,名列全市第二名,仅屈居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之后。不问不知道,这个面积不足100平方公里的北方小镇,竟包揽了全中国一半的地毯。

  崔黄口镇5万户籍人口,差不多有一半人做地毯生意。他们大约支撑了全镇GDP的五分之一。百姓8成收入也来自这里。

  在全镇四百多家地毯企业里,刘氏家族的产业一直做得风生水起。刘家第三代传人──“85后”刘铭君告诉记者,这个“双11”她家的生意较平日好,但也谈不上多火爆。她解释,镇上几个大户虽然大多都在天猫、京东、拼多多、抖音、快手等头部平台开了店,但毕竟精力有限,各家的侧重点有区别。她家把更多精力放在了抖音上。而“双11”是天猫的主场,所以,那些主打天猫的厂子,订单会涨得更猛。

  这两年,直播成了电商的标配,镇子里上规模的企业,都在搞直播卖货。刘铭君家也不例外,他们自己培养了好几个主播,有时候也会请“直播达人”帮带货,比如,罗永浩就给他家带货了五六次。那么,有没有出现直播太火导致爆仓呢?刘铭君说,这样的事在崔黄口镇不会发生,“这就是产业带的优势。哪怕库里没货,临时收到了2万单,我们2天之内也能生产并发货。”她说,产业聚集度高到什么程度呢,就连做地毯打样的废纸,都有专门的小公司回收。

  这两年,崔黄口镇在全网销售做得最牛的,可能要数“80后”王春鹏了,据说做到了年销售额2亿元左右。疫情冲击之下,市场需求放缓,生产成本上扬,镇里其他地毯企业都或多或少受到影响,可王春鹏却能经营得稳中有升,想必有啥秘诀?他却说自己主要做国内市场,价格亲民,全网发力(仅电商团队就有60多人),也没啥特别的。

  崔黄口镇商会秘书长陈程功对“地毯之乡”的历史如数家珍。公元1667年康熙巡视,大宫城村侯氏给皇帝做地毯。村民根据皇帝行宫,命名了崔黄口镇“九桥十八庙”。光绪年间,侯氏孙辈开设了崔黄口第一家地毯铺。

  二十世纪初,中国宫廷地毯吸引了欧美人注意。外国人将从西北等地买来的旧地毯,集中在天津装船出口。久而久之,一些精明的老外看到了商机,认为在津开店可以扩大货源、节省转运费。一战后,天津三百多个地毯厂,大部分是外商所办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跟随中国经济的步伐,小镇工厂的地毯工艺开始飞速革新,起初是纯手工编织,一人一天只能织几厘米,到后来机器一天可以“打印”2000平方米……工艺和样式上也不断推陈出新,近几年兴起一种热转印技术,镇上企业很快跟进。发现网购销量最大的是水晶绒地毯,很多商家就优先选用这种布料……

  全国地毯产值加一起不足50亿元,崔黄口地毯显然是一个小产业带,但也是极少数穿越百年周期的老产业带。

  缺乏研发设计能力、无序竞争、面对互联网浪潮无所适从……中国产业带的困境是相似的,走出困境的方法却不止一个。崔黄口人在市场风云变幻中摸索出了自己的打法。作为中国产业带中难得的百年样本,崔黄口的故事,是天津也是中国民间经济韧性的样本。

  2021年“双11”正从“平台大战”演变成“直播大战”。受到用户兴趣转移、商家普及、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,直播带货已成为电商新的增长点之一。

  直播带货的灵魂,是主播。而津城从来不缺好直播,咱大“哏儿都”就有这样一位垂直类主播,她凭借接地气的亲和力、“哏儿都”小姐姐自带的幽默感,实现了老粉的超高黏性和转化率,让信鸽这一小众文化走进大众视野。她就是快手主播“熊兔儿”。

  “熊兔儿”讲话实在,和她的沟通轻松,她坦言“双11”期间并没有单独为卖货而组织专场活动。

  “信鸽行业受‘双11’影响比较小,10月、11月又是信鸽比赛黄金季,本身我们直播比赛的频率就比较高了,基本上每周都有两到三次,而赛事期间,信鸽用的保健品、调养品等也是刚需,所以在直播赛事时,顺便就组织带货了。”“熊兔儿”说,“双11”前后半个月,基本每场直播场均销售额都在5万元左右。虽然数据并不惊艳,但她觉得,在紧密度和信任程度非常高的信鸽这一小众领域,这样的销售额已经算是挺高了。

  “熊兔儿”表示,信鸽行业比较小众,受众群体用户有限,不仅是作为垂直类主播,还是性格使然,她都不可能像快消品类主播一样一味追求销量。她的原则是:不割韭菜、不搞套路,把真正的实惠给到粉丝。

  “我们的理念不是为了卖货而卖货,而是给鸽友提供一个正品的便捷、可信渠道。”“熊兔儿”专业的信鸽知识、稳扎稳打的行事作风赢得鸽友高度黏性,目前,她的粉丝群体已超过40万,回头客是她直播的重要受众。不用推产品,直播过程中,大部分观众都是需要回购产品,主动要求她上架。

  而正是凭借粉丝的高黏性,在8月快手举办的萌宠狂欢季直播活动中,并未参加完所有直播日的“熊兔儿”仅凭41万粉丝,超越众多萌宠头部主播勇夺冠军,以37小时的开播时长创下超167万的销售成绩。

  随着个人影响力和知名度提升,“熊兔儿”在电商事业破圈上也规划着更大版图,她还和远盟普惠基因检测中心合作成立了国际标准的“分子遗传学实验室”,为鸽子这类非标准化活体采集样本检测DNA,不仅为比赛中的参赛鸽提供追溯和鉴别支持,维护赛事公平,有效保护鸽友利益,还能在线上交易中确保产品质量和真实性,打击因鸽子血统真实性而导致的行业乱象,助力信鸽行业正向发展。

  直播行业迅速发展的当下,像“熊兔儿”这样的津城主播并不罕见。据企查查最新数据,天津现存直播相关企业2910家。近三年,直播相关企业注册量不断上升,疫情影响之下的2020年更是急剧增长。具体看,2018年全市新增直播相关企业94家,同比增长18.99%;2019年新增146家,同比增长55.32%;2020年新增726家,同比增长397.26%。2021年前10月,新增直播相关企业1453家,同比增长63.11%。从区域分布来看,天津滨海新区拥有的直播相关企业最多,共536家。其次是武清区、南开区,分别有直播相关企业358家、326家。

  作为夏季达沃斯主办地之一、新领军者城市,天津吸引了众多新经济新业态的弄潮儿。

  “双11”第一波当天,“怀疑快递是提前埋伏好的”话题就上了热搜,一位网友11月1日早上9点15分发微博吐槽“退款的速度赶不上快递的速度”。他称“退什么款,也要他给你机会啊,昨晚12点半付的尾款,现在就到货了,我想知道这是在门口蹲我吗”。

  家住南开区长江道附近的姜女士也有同感,提前预付定金的她在11月1日凌晨12点半付尾款时,本来打算有两笔订单付完尾款立刻退掉,但当她付完一笔订单尾款时却发现,系统提示付款高峰期暂时不提供退货服务,要到1日早上8点才能对退款进行操作。

  “物流太快,退款也成问题。”姜女士发现,付完尾款的那笔订单,没有几分钟就显示已经进入物流处理状态,她只得收到货之后再进行退货退款,这令她哭笑不得,第二笔订单的尾款她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才付,并立刻进行了退款。

  虽然这是在调侃不能退款,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近年来表现越来越亮眼的“双11”天津物流。

  家住河东区新容道的谢先生这几天就遇到物流方面的烦心事。虽然“双11”下单的快件到家门口驿站的速度很快,但取件却成了难题。

  “听驿站的工作人员说,我们小区的‘三通一达’已经没有派送员了,送货的人把大包快递往驿站一扔就不管了。”谢先生说,之前他就听说几家快递公司为确保派件实效,快递员投件进快递柜却不送货上门,经常被投诉,快递员被扣钱干脆不干了,“没有快递员,我们只好去驿站取件。”

  而坐落于居民楼1楼的驿站,因为取件排队人过多,也被同楼住户投诉,终于在这个“双11”被迫关掉正门,开启一侧窗户提供取件服务。

  随着快件数量逐年攀升,快递员流失供需配比矛盾突出,如何解决快递派送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,考验着物流企业,也考验着城市管理者。

  来自国家邮政局的监测数据显示,今年11月1日至16日的“双11”高峰期里,全国邮政、快递企业揽收的快件包裹总量达到68亿件,同比增长18.2%;总共投递的快件包裹为63亿件,同比增长16.2%。而记者从天津邮政方面获悉,11月1日到17日,天津快递包裹总量达到1642.9万件。这么多包裹,想要第一时间蹲守住买家,靠的是越来越智慧的物流。近年来,电商平台、快递公司在天津建立多个大规模无人仓储,配以人工智能分单、智能打包算法等,让物流越来越智慧,而今年更智慧的物流派送员──菜鸟无人车“小蛮驴”也驶入了天津。

  “学生在App端下单,选择方便的时间预约无人车,车子到宿舍楼前会自动给学生打电话发短信,学生就能下楼取件了。”菜鸟天津校园城市经理告诉记者。

  “我们宿舍离驿站比较远,有时不想专门跑过去一趟,无人车能送到楼下,出门时就能顺便取件了。”另一位同学告诉记者。

  由于学校交通环境相对简单,菜鸟方面选择学校作为无人车的示范点,今年“双11”期间,这种移动配送车已经在我市多所高校陆续铺开。以天津师范大学为例,“双11”期间,9辆无人车每日分12个班次同时进行快递派送,平均每天包裹量22000单左右,“小蛮驴”一天最多派送了4800单。

  可以想象,无人车送快递将成为天津人今后生活中的日常。国际消费中心城市,物流只会越来越智慧、越来越人性化。澳门六合今晚开奖结果